说是母亲病危想见她最后一面

2017-12-29 05:17

由于冯老师的努力,她所任教的班级学生成绩年年居全乡之首。她本人多次获评区、乡“优秀教师”、“三八红旗手”、“安贫乐教先进个人”、“学生最受欢迎的老师”等,2003年以来,年年被评为县“优秀教师”。今年12月12日晚,她专程赴省会长沙参加了湖南公共频道主办的“首届湖南长沙运达喜来登教师提名奖”颁奖晚会。三十二年的默默坚守,三十二年的艰辛奉献,她取得的成绩平凡而卓越,成了山区教坛典型的“老黄牛”。

1984年8月,县教委对全县民办教师编制进行核定精简,她爱人得知这一消息后,一边托在深圳特区工作的战友为她谋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,一边回家做妻子的工作,并悄悄到乡文办和区联校帮她提出了辞职申请。当冯老师还被蒙在鼓里时,文办就取消了她民办教师重新发证的资格。在丈夫的苦苦相劝下,她准备完成好交接手续后同丈夫一起赴深圳创业。下学期开学临近了,可五等教学点还看不出有新来教师的迹象,开学三天了,五等的孩子们仍在苦苦等待他们新老师的到来。当冯朝辉来到五等学校看望孩子们时,一个叫芬芳的小女孩拖着冯老师的裤管,轻声说:“老师你不要我们了吗?我们还有书读吗?”此刻,冯老师的泪水模糊了双眼,她舍不下这群孩子。想着含泪等待老师的孩子,冯老师不顾丈夫和家人的强烈反对,毅然回到五等当起了代课教师。她送丈夫离家的那一刻,泪流满面,望着自己心爱的丈夫深情地说:“请你原谅我,我爱你,但我不能丢下那群孩子不管啊!”

月8

思村乡五等村支书邓蛮福也向我们娓娓道出冯老师的优秀事迹。刚到五等,面对不敢想象的工作环境,面对如此贫瘠的深山,如此艰苦的条件,冯朝辉开始思考自己的选择,但天性喜欢孩子的她没有退却,放下行李,默默地收拾着这个“家”。她把自己微薄的工资和丈夫寄来的生活费一万多元都用在建校上,只要自己一有空(课余时间)就挑砖、抬水泥,搞基建,帮助改建学校。附近的群众感动了,临时凑出了一些木板、铁钉等,帮着修理缺胳膊断腿的课桌椅,钉紧了旧门,用旧报纸糊好了“墙缝”,只等学生报到了。由于山区交通不便,信息闭塞,村民们对教育认识也比较落后,整日操心忙碌的是种粮糊口,对于孩子的学习好坏,或寄希望于老师,或认为自有天命,往往无心顾及孩子的学习情况。报到三天了,到校的学生却只有9个,还不足应入学孩子的一半。当时的冯老师可真慌了神,在教室闷坐了半天,她决心将没有报到的孩子一个个邀回学校。于是她白天上好课,夜晚请来一位妇女与自己作伴,打着火把挨家挨户与村民们促膝谈心,从山里的困难讲到教育的意义,从父母的负担讲到孩子的前途,有时要到凌晨才回学校。

1980年正在上课的冯朝辉突然感到身体不适,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子宫肌瘤,医生见她年轻,建议她采用服药保守治疗。二十多年来,冯老师经常将药丸放在口袋,边治疗边上课,与病魔顽强抗争。2003年9月,冯老师到医院复诊时医生强烈要求她做子宫切除手术,但一听到要近万元的治疗费和一个月的休息时,冯老师退缩了。现在子宫肌瘤未得到彻底治疗的冯老师又患上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,每天要靠服药才能坚持上课。

冯朝辉一心扑在了工作上,在五等学校一呆就是9个春秋,到了谈婚论嫁年龄的她,虽有几次选择嫁出山外的机会,但一听对方说要她离开五等时,都被她拒绝了,因为她舍不得这里的孩子。最终,她嫁给了当地的一位退伍军人。婚后家庭负担加重,冯朝辉的爱人不得不告别新婚的妻子南下广东打工,立稳脚跟后的丈夫一再要求妻子与他一道南下创业,可她一想起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孩子,想起他们求知若渴的眼神,她放弃了。她把对丈夫的思念和孩子们的爱当成了工作的动力,全身心地投入了教学。

是冯朝辉终身难忘的一个日子,那天下午,冯老师像往常一样在教室上课,她的弟弟突然来到学校,要她回家,说是母亲病危想见她最后一面。冯老师想起孩子们无人照看,担心发生安全事故,送走弟弟后,她仍坚持在教室上课。随后冯老师的弟弟两次派人捎信要她赶快回家,待冯老师放学送走学生,自己赶到家时,再也听不到了母亲的临终嘱托,跪在母亲灵前的女儿只能再三乞求母亲原谅她的“自私”。乡文办在得知冯朝辉的先进事迹后,多次要调她到条件较好的完小教书,但都被她婉言谢绝了,她选择了坚守,因为她与大山里勤劳的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与山里的孩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1975年高中毕业后的冯朝辉被推荐当上了民办教师,实现了学生时代就萌生的梦想。那一年,18岁的她带着青春的激情和憧憬,告别父母,一头扎进了位于巍巍福寿山南麓“十八盘”中的五等教学点。当时的五等学校唯一建筑就是依山而建的两间歪歪斜斜的木屋。没有通电,没有井水,没有通邮,没有通路,不要说有办公室,不要说整齐的课桌椅,更不要说方便的生活设施,就连卫生间都没有。开学那天,一向憨厚纯朴的村民都赶来了,面对如此一个亭亭玉立的女老师,他们惊喜交加,惊的是一个才18岁的女娃子竟愿意到这儿来教书,还是当时不多见的高中生,是不是教两天就走了?喜的是村子里总算有个老师了,孩子们不用跑到20里远的山外上学。想着家长们急切盼望老师的心情,看着孩子们一双双渴求的眼睛,冯朝辉就暗下决心,一定要留下来,留在五等学校,倾自己所学把孩子们教好。

芦溪中学校长阳曙光、办公室主任陈稳根(冯老师以前的同事)对记者讲:三十二年来,冯朝辉老师以真诚的爱心平等对待每一个学生,在她眼里,孩子们只有“差异”没有“差生”。在她所教过的一批又一批孩子中,她遇到过很多顽皮与智障学生,冯老师不是轻蔑和惩罚,而是用自己博大的爱去熔化孩子们心头的坚冰。曾有一个姓邓的学生,经常旷课、打架,还经常偷拿别人的东西,似乎什么坏事他都会干。冯老师没有一味地斥责这个孩子,经常跟他拉家常、聊学习,并诚恳地对他说:“你应该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。”这个学生迷惑地看着她,以为老师不曾了解自己所做的坏事。冯老师循循善诱地说:“我知道你过去的所有情况,但你还是个孩子,辨别是非的能力不强,是学着别人的样才去干的。老师相信你绝对不是一个坏孩子!”小邓听了,觉得老师非常尊重他,信任他,此后,他变了,学习认真了,坏习惯也明显减少了。一天上课,他迟到了,当冯老师问及他迟到的原因时,他紧锁双眉,一声不吭。当天晚上,冯老师到了他家做家访,得知其父母都南下打工去了,他跟着年迈的爷爷、奶奶,早上还要他自己做饭时,她当即说服了他的爷爷、奶奶,要他跟着老师一起住校。从此,这个孩子学习更努力了,成为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。他考上大学后在给冯老师的信中说:“冯老师,您是照亮我人生前途的明灯。您给予我的不仅是知识,更多的是尊重、理解、关怀、信任、宽容与亲情!”

有一天晚上,天下着毛毛细雨,去家访的路上,她不小心踩空掉下了山坡,在同伴的帮助下,费尽周折的冯老师才挣扎着爬上山坡。第一个学期,冯朝辉家访了120多个晚上,平均每个晚上要走二十多里的山路,学校周边的妇女都乐意同冯老师一起家访,有时一个“钉子户”要跑上十多趟才能说服下来。今年下学期,杨且勤同学的奶奶带孙子到五等学校报到时,杨奶奶塞给了冯老师100元钱,说是给儿子补交学费,冯老师当即谢收了杨奶奶的100元钱。原来,在1984年下学期开学时,杨且勤的爸爸因交不起学费,没有到校报到,冯老师多次到杨奶奶家劝学并从她每月5元的工资中拿出3元钱为他垫付了学费,杨且勤的爸爸才顺利入学。累计起来冯老师垫付了100多元。杨奶奶对此铭记在心。据不完全统计,冯老师在转证以后的近五年来共为特困学生高笑容、李长寿、李购华等垫付学费1000余元,将他们从失学边缘拉回学校。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冯老师对山区孩子的热情和对事业的追求,感动了家长,感动了孩子们。三十二年来她的教学点从没有流失过一个孩子。